www.5596.com-欢迎您

热门关键词: www.5596.com

各自专访,京东经济除了更名还应该有那些新动

2013年底,京东上市前夕。陈生强本打算退休,回福建老家晒太阳。可刘强东把他留下了,组建京东金融集团。一次富二代创业。

www.5596.com 1

陈生强问刘强东“你有什么要求?”老板说了两点。第一,做最脏、最苦、最难的活儿。逆人性的活儿才是最有价值的最长久的事情。第二,如果有100块钱可以赚,只能赚70块,留下30块给上游和客户。如果100块都赚了,离死就不远了。

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

陈生强说,在京东做事,你不能踩到老刘的尾巴。老刘的两个要求里就有他的三条尾巴。一是对社会有长期价值。二是构建核心能力。三是跟客户和伙伴互惠共生。京东是靠这三点成的,孵化金融也得靠这三点。

钛媒体注:一年一度的JDD大会,是观察京东金融甚至是整个京东集团的一扇窗口。两个月前,“京东金融”对外公开称将更名为“京东数科”;两个月后,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在JDD大会对外作出了首次官宣,正式完成更名。

但陈生强不是刘强东,他有自己的东西。07年加入京东从会计做到CFO,陈生强的道道是:你交代的事我办好,不踩你的尾巴,但一定要把事情做成我喜欢的样子。更何况京东上市了,他有钱了。

2017年末,刘强东曾亲自现身为JDD大会定调,“从明年开始将是整个京东集团最高级别的数据大会,包括整个金融、电商、物流、人工智能等各个部门都会参与进来。”

2018年,创建五年的京东金融盈利,改名叫京东数字科技,估值200亿美金。京东数科有机会摸到千亿美金的槛,可能比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等所有的富二代更牛。蚂蚁金服们是在金融,竖着切。京东数科是在数字,横着切。跑道不同,背后是视野不同。

钛媒体编辑亲历了两次大会,从嘉宾和议程设置来看,今年这场京东集团“最高级别的数据大会”的展现出了非常直观的变化——财经和金融行业的嘉宾和议程比例做了相当的缩减,取而代之的是包括中科院院士等技术产业专家、以及新业务负责人的密集亮相。值得注意的是,刘强东并未出席。

互联网,把一切东西都连起来,之后就可以互动和计算。但前提是先把东西都搬上网,把物理世界在虚拟世界里建个影子,这是数字化。雅虎和谷歌把报纸、图书、日记等等数字化,谷歌在大海捞针这个事上做得更好。亚马逊把商品数字化。Facebook把人数字化,再把他们的网上行为数字化,比如你看了什么,赞了什么。物联网把工具数字化,以及环境数字化,比如某时某地的湿度、温度和风速是多少。

年初,陈生强“不做金融”的表态曾引发大量关注,在这一背景之下,JDD大会成了一场面对行业的集中答疑会。

容易的事总是先做。剩下的是难事,把行为数字化,经验数字化。比如猪圈里有头猪,某天嗓子哑了,背上长疮,是得了个什么病,该吃什么药。比如一个在通州的仓管,打包时把箱子横着摆,另一个在河北的仓管把箱子竖着摆,他俩的效率差了一倍。把这些事数字化。

据钛媒体观察,京东金融在大会上的新动作可以归纳为“三新”——新品牌、新业务、新布局。

凭直觉想一想,行为和经验的数字化带来的数据量,可能比谷歌、亚马逊、Facebook的总量还要大,计算这些数据可以带来的价值也会大得多。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线下,他们的行为和经验决定了物理世界的效率。

“京东金融”品牌正式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并发布了新品牌Logo。公布产业数字化领域的两大业务进展——城市操作系统和京东钼媒。调整整体公司业务架构,京东数字科技旗下将包含京东金融、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多个独立子品牌。京东金融则演变为京东数字科技旗下的一大核心业务,涵盖个人金融、企业金融、金融科技等业务。

站在月亮看地球。行为和经验的数字化可能是互联网货真价实的下半场,深水区。数据被比作这个时代的石油,其实它比石油厉害。水力、风力、太阳能和核能都可以替代石油。但所有行业和所有新技术都绕不开数据,它是“最大公约数”。京东数科站的是这个坑,也已经出来了动真格的产品。

京东数字科技旗下将包含京东金融、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多个独立子品牌

这群人的故事有两个成份。一个是他们被岁月磨砺出的胆识,一个是时代给了机缘。前一个是命,后一个是运。

官宣新品牌,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

  1. 曹鹏

9月17日晚,用于公众沟通的京东金融官方微博、头条、抖音账号,由“京东金融”集体更名为“京东数科”。时隔两月之后,陈生强在JDD大会对外作出了首次官宣。

2019年初陈生强在达沃斯布道“数字化”,举的例子是养猪。实时监测猪场内的温度、湿度、空气成份,每头猪每天的进食量、体重、体温、皮肤、音调等等,然后自动反应,比如供暖多少、给什么食、投什么药。能把人工成本降最少30%,饲料用量降最少8%,缩短出栏时间最少5天。

伴随着新品牌的是新业务的公布。首先是城市操作系统,用以支撑智能城市建设。

假如推广开,中国一年有7亿头猪,省下500亿元成本,能分走其中30%,自己的净利率有30%。此外还可以给养猪户放款,对接物流。还可以扩展到养牛,养鸡。

“城市计算”事业部负责人郑宇详细介绍了如何将一个操作系统与智慧城市的结合,“该系统可以支撑多个领域的垂直应用,涵盖城市交通、环境、能耗、民生政务、公共安全、产业规划和商业运营等,为城市打造从合理规划、到高效运维、再到精准预测的闭环和可持续发展生态。”

不过养猪这事是自下而上的,完全是基层的自发行为。直到拿下了1200万的订单,下面的人才第一次通知陈生强。养猪的“始作俑者”是罗扬,你可能觉得他是个敢想敢冲的90后,可他是75年的,只比刘强东小一岁,比陈生强大一岁。他之前创业,失败,然后觉得还是要找一个大平台安稳试错才靠谱,于是到京东做研发经理,手下四个人。

具体来看,作为上述城市操作系统核心的城市计算平台,主要解决了智能城市建设中的四大核心难题:

单靠罗扬自己是养不了猪的。没有曹鹏,就没有罗扬。罗扬是种子,曹鹏是阳光。罗扬有养猪的命,曹鹏是他的运。

一是利用时空数据模型去解决数据结构化和标准化的问题,让海量多维数据变得可应用,同时能够彼此“对话”;二是将所掌握的时空数据AI算法进行模块化、积木式输出,解决不同场景下智能应用的开发问题,提升开发的效率;三是利用开放式架构,兼容城市管理部门以及其他智能城市服务商共同开发使用,包括云计算公司、智能硬件公司、解决方案提供商等等,实现生态的共建;四是利用特定的网关技术,利用基于用户隐私保护的联合建模机制和多源数据融合算法,去解决隐私保护的问题。

曹鹏02年就认识刘强东了,那时刘强东还在中关村摆摊。曹鹏经常买盘,中关村骗子太多,刘强东是少有的真货低价。后来刘强东找曹鹏做jdlaser.com,京东商城的前身。曹鹏当时在外企做研发,早九晚五,有时间,就帮刘强东做了。刘强东没给钱,送了两个刻录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京东城市挂牌中国雄安集团,已经在雄安启动了城市建设项目。

到了07年京东第一次融资,投资人要求找专业人才,刘强东就找了曹鹏。曹鹏知道刘强东身边好几个人都是跟着他多年不离不弃的。然后他也不想在外企耗青春,就来了。

“京东钼媒”是另一大业务布局,这是一个基于物联网的智能营销服务体系。

京东早期有酒文化。每天晚上下班一起去喝酒,不去不行,不喝也不行。曹鹏硬着头皮喝,有一次喝到胃出血,再也不喝了。后来京东大了,喝酒这事渐渐淡了。曹鹏在京东也延续了之前在外企的习惯,你给我活儿,我保证干好,但不会自己去找活儿。2013年,曹鹏负责为人事和财务这些职能部门做开发。有件事挺刺激他,07年跟他一批进京东的一个瘦小寡言的会计,做到了CFO,职级比他高。

京东金融CEO陈生强提到,京东钼媒将开放给整个传媒产业链。过去一年链接了200万块线下屏,10000个POI点,触达4亿消费人群,能够帮助广告主提升投放管理效率、提高投放ROI、提升媒体收益。

这个人就是陈生强。曹鹏在2013年从陈生强身上悟到了一件事。你不能只把老板给的活儿做好,你得看这家公司缺了什么,得给自己找活儿干。陈生强就是这么在京东混上CFO的,他的事后面再说。现在曹鹏决定成为陈生强那样的人。

钛媒体编辑在”京东钼媒“官网发现,这一最新业务布局由线下媒体程序化开放平台“快发云”更名而来。

2014年初曹鹏主动去找陈生强,你不是单独搞金融创业吗,还没网站对吧,我给你做一个。这可能是曹鹏在京东头一回带着手下封闭在会议室干一件自己找来的活儿。网站做出来了。然后曹鹏给陈生强说,我过来帮你干吧。

山东快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获得京东数科的战略投资正式并入京东数科,其公司品牌”快发云“更名为”京东钼媒“。

曹鹏在京东看到很多新项目死掉,包括老板亲自过问的项目。京东这么大,老板每天只用两分钟想你的事,他的想法大概率不靠谱,你不能被他扰乱。曹鹏跟陈生强在一件事上达成了默契:别让老板来管我们,但我们就得自己证明价值,怎么证明,得有节奏的拿出东西来。于是京东金融在头三个月发布了白条,这是业内第一款帮用户赊账的产品,比蚂蚁金服还早。然后保持这个节奏,四五个产品发布运行之后,就不担心老刘把这个部门撤掉了。

在业务介绍中,京东钼媒表示,公司致力于为媒体公司、广告公司及广告主提供线下广告SSP服务、线上线下广告DSP服务,广告软硬件解决方案、大数据解决方案。包括线下媒体技术解决方案、楼宇广告线上采购投放DMP/DSP系统服务、第三方监播服务以及广告媒体设备软硬件解决方案。

马步站稳了,尝到主动出击的甜头了。曹鹏给手下的人说,只把老板交代的活儿干好是不够的,兄弟们得自己找活儿干。这一下就击中了罗扬这种人。其实罗扬只是之一,好多人都在曹鹏下面找项目,折腾。曹鹏说,专门找合适的人来搞创新不靠谱,只要把规矩说好了,只要人够多,总有人冒出来。

简而言之,“京东钼媒”将为媒体公司、广告公司及广告主搭建广告投放通道。

罗扬已经折腾了好几个项目。在进猪场之前,手里有个稻田的项目。进猪场本是为了给猪拍照,建猪脸识别的模型,用来防止骗保险,因为养猪户会给一头死猪拍左右两张脸冒充两头猪。所以猪场老板不大待见罗扬他们。他们就得巴结着猪老板,铲猪屎,喂猪食。然后罗扬就发现里面有很多事可以干,比如你做一个程序可以把有多少头猪数清楚。因为猪在圈里一直动,人是数不清楚的,猪老板也不知道自己有几头猪。

京东也要养猪了

罗扬就去找曹鹏,不想做稻田了,要养猪。曹鹏就怼他,你怎么狗熊掰包谷,掰一个丢一个。罗扬说,养猪有大前途。曹鹏说,你想干那就干,还是老规矩,在自己团队里挤人挤时间。罗扬就带着几个人住猪场里去了。

在一系列新业务介绍中,智能养殖是一个颇为吸引人注意的一点。

过了大半个月,罗扬跑回来跟曹鹏说有很多事可以干。比如吃食,瘦猪挤不进去,吃不到,就越来越瘦。比如猪有时候拱到一块儿去了,相互蹭,可能是取暖,可能是皮肤病。还录了视频,和工人一起吃一起睡一起铲粪的花絮。曹鹏觉得有戏。以前一些金融方面的项目,都是办公室里拍脑袋出来的,而这帮人是在猪圈里干脏活累活摸出来的。曹鹏就给罗扬多加了几个人。新人一到位,都先去猪场住半个月。

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技术研发部总经理曹鹏正式发布“京东农牧智能养殖解决方案”——通过整合神农大脑、神农物联网设备和神农系统,独创养殖巡检机器人、饲喂机器人、3D农业级摄像头等先进设备,打通养殖全产业链,实现农牧产业的智能化、数字化和互联网化。

过了一段罗扬又来了,说把前20的养猪集团都看了一遍,大北农集团愿意签框架协议,进场调研。当时罗扬还是个只管十来号人的研发经理,但那些身价百亿的养猪老板都愿意亲自跟他喝酒,带着转猪场。曹鹏意识到这群人是迫切想要改变的,不像医疗和教育,关门闭户得紧。曹鹏就跟他说,你把之前答应的事落地了,我给你加人。

至此,继网易、阿里参与养猪这项传统产业之后,京东也终于宣布入局。

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比如为了数猪和估体重,做了一个机器人,机器人需要一个摄像头。猪圈里光线暗,潮湿,粉尘多,苍蝇天天趴着,市面上的摄像头都不管用,就自己做了一个摄像头。机器人要把信息传回云端,但猪圈网络差,老板不会花钱铺光纤,于是就做边缘计算,让机器人自己算完结果再上传。然后为此又自己做了芯片。

曹鹏表示,根据目前的测算,这一解决方案将帮助大中型养殖企业降低人工成本30%以上,节省饲料8-10%,缩短出栏时间5-8天。据不完全统计,如果整个中国养殖业应用这一解决方案,每年至少可以降低行业成本 500亿元。

罗扬逐步把事情一件一件落地,曹鹏就从其他部门调人。中间有些人跑了,觉得太难,受不了猪圈,跑了又再另外找。自始至终核心的几个人没跑,认死理。

此外,京东数字科技还最新公布了智能机器人领域的“R计划”。

罗扬和曹鹏顶着最大的压力。有次罗扬从经理升总监,要答辩,有人指着罗扬问,你怎么狗熊搬包谷。罗扬没升成总监,这成了一块心病。后来养猪这事成了,罗扬手下40多个人,要给他升总监,罗扬反而不愿意了。最后还是曹鹏哄着哐着,他才去答了个辩。升个总监,给你们面子。

在JDD大会上,京东数字科技还发布了智能机器人“R计划”,并对外展示了京东数字科技已经投入生产和正在研发中的6款智能机器人产品。京东数字科技的机器人产品以JDD-R命名,覆盖了机房巡检、金库搬运、信用服务、可穿戴、轨道交通巡测、商业服务等多个领域。

曹鹏说,大公司里,做业务的,kpi把人捆得死死的,没法创新。所以曹鹏不主张给研发定kpi,他们只要把支持工作做好,可以自己找活儿干。曹鹏当年带的是研发部门,没有kpi,他才能支持罗扬这样的人。

从以上这些动作来看,脱胎自京东金融的京东数科已经将触角延伸至各个实体产业,试图以数字科技推动推动产业的互联网化、数字化和智能化。

不过随着养猪孵化成功,现在是一个成型的业务,京东农牧,曹鹏是这块业务的老大。做业务就得有kpi,罗扬现在也被kpi捆死了。不过曹鹏还是有招,他挤出了80个人的预算,成了一个创新部门,不背kpi,自己折腾。

“衡量‘产业x科技’是否真正有效的标准是,是否实现产业的成本降低、用户体验的提升和产业收入的增加,以及是否具备迭代商业模式的基础。”陈生强表示。

陈生强一直不怎么管曹鹏。这几年陈生强只给刘强东汇报过三次,曹鹏只给陈生强汇报过两次,其中一次是关于养猪。陈生强想刘强东怎么管他,他就怎么管曹鹏。曹鹏想陈生强怎么管他,他就怎么管罗扬。陈生强不踩刘强东的尾巴,也不允许下面的人踩自己的尾巴。你做好了,给你钱给你地位,做不好,干掉。曹鹏说,陈生强这几年进步最大的一点,以前是刀子嘴豆腐心,现在他真的会干人。

陈生强的尾巴是四条。不能给产业带去价值不做,跟数字无关不做,不够大不做,没有独创性不做。只要符合这四条,你随便做。叫做“基础规则之上的自由奔放”。

  1. 陈生强

陈生强一直说自己是个会计。不过他在京东最出彩的活儿不是会计,是创立了经营分析会。

2010年的618订单执行慢了,用户体验不好了。按老办法,是不断加人加仓。陈生强觉得这不对。有时候订单堵在风控环节,有时候堵在打包环节,有时候堵在配送站。他抽出人手去到第一线,把各个环节的感觉有价值的点抓出来,数字化。比如,某打包员一天打了多少包,每包的货量和体积,他习惯把箱子竖着还是横着,站着还是坐着,缠胶带几圈,是什么方向缠的,这箱货有没有破损和被投诉。

数字一出来,就知道哪个库管效率最高,为什么高,照模子把所有库管培训一遍。库管只是个例子,所有关键点都数字化,看效率,看瓶颈在哪,找出最佳实践。陈生强每个月拿着这些数字和诊断去给老刘看,跟各个部门pk,这就是经分会。然后2011年京东人头只增加了20%,历年最低。直到离开京东商城,陈生强每隔三个月给经分会加减指标。

经分会的本质就是行为数字化,经验数字化。把这一套扩展到养猪养牛,就是京东农牧,扩展到社会的日常就是京东智能城市,扩展到媒体就是京东钼媒,总和就是京东数科。罗扬是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还是在如来的掌心,这个掌心就是数字化。有人觉得让陈生强搞金融创业是刘强东给他找个坑,给老臣子一个面子。这同时低估了陈生强和刘强东两个人。

回到2013年,陈生强筹备京东上市半年多,大概差不多了。可是刘强东又空降了一个联席CFO黄宣德来踢上市的临门一脚。土鳖陈生强是跟着京东一路走过来的,不过没做过上市,英语也不好,这两点硬伤,才有了履历亮堂的黄宣德。上市敲钟的照片,黄宣德紧挨着刘强东,陈生强站在黄宣德旁边。有点窝囊。反正也有钱了,想借此退休,回老家晒太阳。这是人之常情。

但刘强东不肯。第一次刘强东在高管会上提要做京东金融,问谁愿意。有人举了手,陈生强没举手。刘强东之前去了趟美国,回来就跟朋友说:反思有两个东西做迟了,一个是金融,一个是技术。必须要做。

刘强东值得细看。一方面,用上市这个肥差把黄宣德引来了,确保上市万无一失,顺势把黄宣德留下。一方面,不让陈生强碰上市,憋了一肚子气,再塞给你一摊新事,把你这口气引进去。黄宣德适合做大公司的CFO,做过经分会的陈生强适合破局。这两个人的人生势能都被调起来了。

京东金融一开始的事就是用好京东商城的家底,给用户赊账,给供应商放款。如果只做成这样,京东金融就是京东的一个部门,不是独立公司,这是陈生强和刘强东两个人的耻辱。京东金融得“去京东”。在京东体系外找到新用户新客户,才不是啃老的富二代。

金融这个业务的瓶颈是资金量,要做大,本金得大,这是京东的短板,大银行和bat比你的钱多。金融这个业务的核心是风险定价,才能把渣用户踢出去,给好用户好利率。p2p爆雷就是因为那帮人用高利率覆盖高风险,把钱借给了渣用户。利用京东金融的数据打磨算法,风险定价能力强了,然后把这套能力去服务所有的银行。这是陈生强能找到的最自然的一条路。这条路帮京东金融躲过了2017年的p2p爆雷。

“去京东”把京东金融从金融公司变成科技公司。做科技,陈生强把小命拽在自己手上,做金融,小命在资方和监管手上。业务从直接放款变成了给银行提供风控技术,帮他们去放款。相当于从门户变成了搜索,从b2c到了b2b2c。

以前银行只给大企业放款,不给个人和小企业放款,因为金额大才能覆盖人力审核的成本。于是个人和小企业只能去借高利贷。京东金融手里有小商户和个人的电商数据,再打磨出算法模型,拿去跑银行自己的数据,帮助他们在线上快速放款,多了一大块收入,还省人力成本。这个行业的成本结构就被改变了,变动成本没了,多做一单生意不会新增成本。这也顺了刘强东的意,他要求做最难的活儿,有核心价值,与客户互惠共生。

www.5596.com ,b2b2c的本质是赋能,自己作为一个b去服务更多b,再大家一起服务c。而不是b2c,自己一家把活儿都干了。说到这里,陈生强的下一步就有了,第一个b是自己,这是不变的。可以变的是中间这个b,把中间这个b扩张,以前是赋能银行,以后可以赋能其他行业比如养猪厂,然后就能覆盖更多的c。这是“去京东”之后的第二次进化,“去金融”。

b2b2c和b2c的不同,还可以用养猪来看清楚。丁磊养猪很多年,是b2c。为了养最好的猪,自己搞最好的厂房。但成本高,50块一斤的肉只少数人吃得起。这一套装备难以移植给一般猪场,先不说价格,猪场的基础设施匹配不了,比如房梁撑不起滑轨。京东养猪一上来是帮别人养,就你的条件给你做装备,比如不怕粉尘潮湿和苍蝇趴的摄像头。一切数据在线,喂了什么饲料和药都知道,透明有利于减少见不得光的做法,对大部分人有利。

养猪这个b是自下而上摸出来的。这是组织和文化的能量。有两个b是陈生强自上而下推下去的。这是战略的力量。一个b是政府,政府是中国最大的b,政府手里的数据比bat合起来都多,不赋能政府,就少了最大的一块。这就是京东智能城市,本质上是b2g2c。

还有一个b是广告。金融和广告是必须做的,这两个是高维变现手段。无论钱还是广告,都是信息。钱和注意力这两个东西,足够轻,无孔不入。任何人任何行业都需要钱,也都有闲钱可以理财。都会看广告,也都需要注意力。金融是京东数科本来就有的,需要补的是广告。这是京东钼媒。

陈生强的设想是,在所有有屏幕的地方都可以出现针对于在现场的人合适的广告。和分众大不相同。分众的屏幕是自己的,是b2c,钼媒的屏幕是别人的,是b2b2c。分众的屏幕是不联网的,钼媒要给屏幕都上网。分众的广告是统一的,钼媒的广告要是千人千面。要做到这些,需要数字化。

一开始做京东金融的时候,陈生强就把自己当成创始人来想,而不是说要去完成老刘交代的任务。一旦是要完成老刘交代的任务,事情容易走偏,因为你会想办法取悦老刘。要能不取悦老刘,自己已经功成名就、财务自由是前提。不能做自己想做的,大不了回老家晒太阳,这是富人创业的优势。曹鹏也这么说,他能顶住kpi,给下面的人不设kpi,因为就算搞砸了,卖点股票,回家打游戏。

就算财务自由了,创业也是修行。不要一想到老刘就心慌,也是修行。陈生强说修行就是修心。保持心的沉静和透彻。

  1. 许凌

82年生的许凌膀子上纹了八个字:道同为谋,理想为生。晚上加班的时候爱在办公室喝点酒,还要发朋友圈。他是核心层里最年轻的,也最扎眼,负责个人服务群组,京东数科一半的人头和大部分收入在他手里。陈生强说到跟老板的关系是,老刘给了我交待,我也给了老刘交待。许凌也大概这个意思,我给了老陈交待,老陈也给了我交待。

05年北航数学系毕业进了工行信用卡中心,看到数据分析严重不足,激奋不已,就给自己找了一个活儿干,建立模型,跑用户的数据,给人不同的评级。领导看到惊了,问,我没让你做,你为啥要做。然后行内传阅,说这居然是一个应届生自愿做的。这个事的结果是给全国200多分行制定适合于他们自己的kpi,而不是一刀切。一刀切的结果就是核心城市一定完成,边缘城市一定完不成,kpi形同虚设,没积极性。许凌获得创新奖,工行30万员工一年有30人获这个奖。

初生牛犊一炮走红,幸福来的太快,有领导保他30岁当总行的处长,前途无量。可没多久许凌想跑路了。在底层是很好干活的,业务能力是能施展的,可是越往上走,干活越难,只靠业务能力可能寸步难行。许凌一眼能看到自己30、40岁是个什么样子,大环境他是改变不了的。于是先后跳槽去了外资和股份制银行,看看。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美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各自专访,京东经济除了更名还应该有那些新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