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96.com-欢迎您

热门关键词: www.5596.com

中国并非唯一发现新型耐药基因MCR,真的会传染

之后,为了进一步探究病人中的这类病原菌是否从家禽上传播来的,他们还筛查了病原菌ST131中是否含有禽类相关标记——这个质粒已被认为是禽类致病性大肠杆菌的标志,即带有这个质粒的大肠杆菌来源于家禽。

该基因以质粒(质粒是容易被复制并在不同细菌间转移的可移动DNA)为载体存在于细菌中,能够以水平基因转移方式在不同菌株间进行遗传物质的交换。也就是说,MCR-1基因这种转移模式打破亲缘关系的界限,能够在不同细菌之间传播,且速度快。

图片 1

刘健华:此次我们发现的是一种可以水平传播的多粘菌素类药物耐药基因,被命名为mcr- 1(mobile colistin resistance),该基因是目前国际上首次发现的由质粒介导的可以在不同细菌间转移的多粘菌素类药物耐药基因。mcr-1基因的出现有可能会导致多粘菌素类药物耐药性发展更为快速,因而引起国际上的广泛关注。目前正继续开展相关研究。

图片 2

抗生素是现代医学的奇迹之一。自从人类发明抗生素以来,细菌等微生物与抗生素之间不断博弈。而目前科学家们在担心会不会出现具备全面抵抗抗生素能力的细菌。

我们该如何吃鸡

多粘菌素类药物在养殖业长期以来被各国作为饲料添加剂或治疗药物广泛用于畜禽疾病的防治。针对我国食品动物大量使用多粘菌素类药物抗敌素的相关情况,我们从2007年开始连续对畜禽源大肠杆菌的抗敌素耐药性进行监测,发现耐药率呈逐年增加趋势,有的地区养殖场耐药率甚至已达50%以上,从部分养殖场获取的信息发现常规的抗敌素饲料添加量已达不到防病治病的效果。种种迹象表明,国内动物源大肠杆菌对多粘菌素类药物可能已产生了容易传播的质粒介导的耐药机制。为证实此假设,2014年1月,我们对2013年分离自某养殖场的耐药菌进行分析研究,果然发现了可转移的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耐药基因mcr-1。

图片 3

华西都市报:如果这种具备耐药性的细菌迅速蔓延,将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是否如人们担心的,今后将无法治愈感染病?人们如何应对和改善由此带来的后果?

看到这些研究论文,不禁让我们对鸡肉瑟瑟发抖。消费者该怎么办?难道就此告别啤酒炸鸡?

刘健华:根据我们目前的研究结果,发现己经出现了这种容易转移的多粘菌素耐药基因,有可能会加快耐药菌传播,威胁这类药物的有效性,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但我们也发现目前国内病人细菌携带这个基因的比率还很低,因此这个基因出现后对人类健康和公共卫生造成的风险和危害还有待科学评估和研究,大众不用过于担心。

超级细菌传播途径的新证据

华西都市报:目前MCR-1基因的发现是否仅限于中国?(有消息称已经蔓延到老挝、马来西亚等国,是否属实?)

改变刻不容缓。我们很快就没有可用的抗生素了!

刘健华:有证据表明,mcr-1在其他国家如马来西亚已经有存在。可能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存在了,只是大家还没有发现而已。我们的文章发表之后,引起许多国家研究人员的重视,纷纷向我们索取文章阅读,并表示要在其国家开展该基因的研究。所以,相信很快别的国家也会有该基因的报导。

养殖场是超级细菌的根据地?

MCR-1基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如此受到关注?

只有特定菌株的大肠杆菌才会致病,图为致病性大肠杆菌在美国引发的流行案例。图片:healthline.com

mcr-1在其他国家如马来西亚已经有存在

此外,这种菌对养殖场中的常用抗生素(如四环素和庆大霉素)具有很高的耐药性。最后,综合得出结论:养殖场中使用抗生素会催生超级细菌,而这些超级细菌可以感染人体。

2015年11月18日,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教授研究组、中国农业大学沈建忠教授研究组等联合在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一个新型耐药基因——可使细菌对多粘菌素产生耐药性,广泛存在于取自中国南方的猪的肠杆菌科细菌中。该研究成果一经发出,立即引发各方关注。英国伯明翰大学微生物学教授Laura Piddock在针对上述发现置评时说,“必须尽快将多粘菌素类抗生素的使用降至最低水平,停止一切不必要情况下的使用。”。

近年来,关于超级细菌的报道频频出现。2017年末,四川一男孩感染超级细菌,病情危重;2018年,杭州女大学生感染超级细菌,另外还有浙江老农因感染超级细菌死亡等案例。

华西都市报:这项研究的起源是什么?是从何时开始的?

拉肚子都怪大肠杆菌?其实你错怪它了

原来,根据以往的研究发现,细菌对多粘菌素耐药性与染色体突变有关,从未被发现通过水平基因传播。然而,此次发现的MCR-1基因是目前国际上首次发现的由质粒介导的可以在不同细菌间转移的多粘菌素类药物耐药基因。

炸鸡排。图片:pixabay.com

这项研究的起源是什么?MCR-1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它将对人类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记者就此对刘健华教授进行了专访。

结果,在病人和鸡肉来源的病原菌中均发现了此质粒,这就表明此病原菌先适应了家禽,而后传播并适应了人体。

刘健华: NDM-1也是一种耐药基因,最早在2009年发现于印度新德里,故命名为NDM-1,携带这种基因的细菌对所有碳青霉烯类药物都耐药,碳青霉烯类药物也是人类非常重要的治疗药物,携带NDM-1基因的细菌常对其他大部分药物也耐药,被称为“超级细菌”, 所以当时引起了大家的恐慌。

图片 4

华西都市报:MCR-1与其他抗药性基因有何区别?危害程度是否更大?

——2018年WHO“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主题语

多粘菌素是人类使用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MCR-1基因的出现,有可能会加快耐药菌传播,威胁多粘菌素的有效性。

上海海洋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给大家支招。研究调查了上海附近市售新鲜鸡肉和熟食鸡肉中,耐药菌和耐药基因的分布。结果表明,烹饪过程不仅能减灭耐药菌的数量,还能降低耐药菌对抗生素的耐受性。就不同烹饪方式来讲,煎炸比烧烤能更有效的减灭耐药菌数量。也就是说,各位“吃货”们还是可以愉快地享受炸鸡排的。

华西都市报:这项研究的意义和影响主要在哪些方面?目前是否还有进一步的研究计划?

本文首发于果壳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刘健华:近年来,革兰氏阴性细菌多重耐药问题越来越严重,导致革兰氏阴性菌引起的感染几乎无药可用,迫使人们重新考虑老药多粘菌素类药物,将其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用于临床上多重耐药阴性菌感染的治疗,近年来在国际上受到极其广泛的关注。

图片 5

就目前来说,我们必须及时采取措施,加强监测工作和药物的管理,减缓该基因的传播。除了减少抗生素的使用,科学、合理地使用抗菌药物也很重要,另外,还需要建立较为完善的监测体系,在科学数据的基础上,分析细菌的耐药情况和发展趋势,及时采取干预措施。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美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并非唯一发现新型耐药基因MCR,真的会传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